子鱼君

一条懒癌晚期的鱼

吴艾的帽子,青春的颜色

继续《学习的后宫》番外,受了些刺激的产物。
只有莫邪卿卿才看得懂的带有明显暗喻的番外。
一切都利益至上。
话说明天的作文写谁比较好呢……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  “鸢尾还代表着自由,”她如此说道,“由此,我追求,我得到,也未必是不可的。”洁白的双颊染上胜利的红晕,那双黝黑的眼睛中是难以掩藏的骄傲——多么动人。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  (一)
  “Salu,mon affection.”
  多么温柔的声线啊……
  吴艾紧紧握着一串刻有鸢尾花图案的紫蓝色手链,身体却止不住地发抖。
  栗子皮色又有点微卷的头发,一条小辫子随意地甩在身后。逆光而看,身体的外围仿佛镀上了一层金色的光圈,身影,也仿佛更高大了些。
  多么温暖的背影啊……
  可笑。
  可笑至极。
  “啊,亲爱的,今天的你也如此美丽呢~”法语笑着对面前的人说。
  “是吗?你还真是毫不吝啬地夸奖啊。”女孩捂嘴笑着。
  修长的双腿,细白的手指,白净的脸蛋,黝黑的眸子,墨色的长发。
  真是一位美丽的姑娘。
  吴艾却一点也不喜欢,他甚至觉得这个女孩就像正午的阳光一样刺眼。
  曾经,这个女孩是他的同班同学。
  是的,只能是同班同学。
  吴艾冷着眼,无声地看着这一切。
  (二)
  “我喜欢你。”洁白的脸颊染上两朵绯红,黝黑的眸子中是深深的情。
  “……”沉默,紫色的眼眸中是震惊与不知所措。
  吴艾从来都没有料到过他这种钢铁直男也有被表白的时候。
  而且对方还是一个成绩优异长相好看人缘超好的少女。
  女孩挽上了男孩的手。
  他没有推开。
  而这,正是一切孽缘的开端。
  女孩为了博得吴艾的好感,总是会帮他做很多事情,时不时还送点礼物给男孩。
  吴艾是个心灵敏感的人,他自然是把一切都记在心里。
  久而久之,吴艾感到一丝过意不去。
  女孩的态度很明显,她喜欢吴艾。所以她一直都对吴艾很好。
  吴艾却是从未表态的。这种对比让吴艾心中的良知朝着不可思议的歪路袭去。
  【你只能答应她,这是你唯一能回报她的方式。】
  唯一能回报她的方式。
  吴艾最终答应了女孩的告白。
  但吴艾的心思不同于常人,他根本就不知道如何对一个非家人关系的女孩好。
  他也并不是个善于表达心迹的人。
  于是这段感情很快就分裂了。
  同时分裂的还有吴艾的成绩。
  吴艾的妈妈很快注意到了这一点,她层去找女孩协商过。
  女孩的表现让她很失望。
  于是,吴艾转学了。
  他本认为,他是再也没有机会见到女孩了的。
  不见也好,断了这份情谊,对谁都好。
  可吴艾还是哭了。
  笑着,哭着。
  吴艾第一次觉得自己是如此的傻。
  明明一开始他就对自己说过,这不过是镜花水月,不过是没有结局的关系,他一直都坚守着这一点的。
  直到最后一道防线的打破,女孩却再也没有出现在他的世界里。
  空荡荡的,是什么?
  真是令人忍不住嘲讽。
  (三)
  “吴艾?真是好久不见。”女孩发现了吴艾,她笑着朝他招招手。
  就像他们是多么要好的朋友一样。
  吴艾并没有理会女孩,他直盯着法语。
  法语却回了他一个陌生的眼神。
  他从未见过的眼神。
  “你,为什么会……”吴艾开口,却发现自己根本说不了话。
  他开始害怕知道事情的真相了。
  明明一开始,还那么坚决果断的。
  “我以为你已经忘记我了呢。”法语笑了,嘲讽的笑。
  “怎么会!我……”
  无法回答。
  他无法回答法语这一句话。
  毕竟他的确,很久,很久没有见过法语了。
  “看来,你是来质问我和法语的关系的啊……”女孩走向吴艾,高傲地说道,“如你所见,我们很要好。当然,不像我之前追求你那样困难……”她似乎毫不在意将往事戳破,“法语可是很快就同意我了呢~”
  “不可能!”吴艾止不住的发抖,“Français,你明明送过我这串手链的,你记得吗?”他举起那串紫蓝色的手链,也不知是要拿出证据,还是要安慰自己。
  “哦,这个啊……”法语不以为然地说道,“就当是诀别礼好了。”
  “什么?”
  “是见面礼,也是诀别礼。我说的还不清楚吗,Joséphine?”
  吴艾感觉心中的某处轰然倒塌了。
  如此迅速。
  如此彻底。
  【“睁开眼睛吧,Joséphine,来看看我为你准备的见面礼。”
  “这是鸢尾花,是我们法国的国花。它代表着高雅尊贵,我觉得很适合你。”
  “这样,就算你接受我的见面礼了。”
  “Bonjour ,je suis Français.”(你好,我是法语。)
  “Très content de te connaitre.”(很高兴认识你。)
  “我爱你。”
  “你真可爱。”
  “我们会一直在一起。”】
  骗子。
  都是骗子。
  紫色的眸子内波涛汹涌,仿佛有什么将要溢出来一样。
  这时,沉默已久的女孩开口了:“不要以为我们欠了你什么,我们互不相欠。”
  “……”
  “你知道吗,鸢尾不仅仅代表高贵优雅,不仅仅代表暗中仰慕……”
  “还有什么吗?”吴艾冷冷地开口。
  “你知道法国最崇尚的是什么吗?”
  “……!”
  “鸢尾还代表着自由,”她如此说道,“由此,我追求,我得到,也未必是不可的。”洁白的双颊染上胜利的红晕,那双黝黑的眼睛中是难以掩藏的骄傲——多么动人。
  “自由……”
  “法语也拥有自由,你既然已经不喜欢他了,那为何就不允许他来到我身边呢?再者,就算你依旧喜欢,那也是你的自由,但至于他选择谁,那就是他的自由了。”
  吴艾竟哑口无言。
  “我说的没错吧,吴艾。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,不过是两个人主演的一场戏罢了,”女孩顿了顿,继续说道,“而且也没什么看头。”
  “……可是,你明明已经有俄语了!”
  “难道就不允许我雨露均沾吗?”女孩显得很意外似的,看着他。
  “谁说我只能喜欢一门语言了?而且法语不是也没表现出什么不满吗?再者,我起码还会接触他,敢问您,现在还在学法语吗?”
  女孩的言语步步紧逼着吴艾。
  “可是,难道不应该一心一意地喜欢吗……不,你说的没错。”
  吴艾笑了。
  “雨露均沾地喜欢,一心一意地爱。”
  紫色的眼睛溢出了晶莹的眼泪。
  细流缓缓地淌过脸颊。
  “你们一直都没错,是我想多了。”
  “但是Franz啊……”
  “不要再随便对别人说爱了。”
  “至少在我的眼里,爱是一生一世的厮守,是不离不弃的陪伴。”
  “当初信你的鬼话,是有多智障。”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  “再见吧,Français,若是我将来,还能有幸见到你,希望你能如我们初遇般待我。”
  “再见吧,Franz,不要总是玩玩就好,对别人,也不要口出狂言啊。”
  从现在开始,我只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学生。
  不存在任何感情。
  一切都利益至上。

评论

热度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