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鱼君

一条懒癌晚期的鱼

吴艾与法语的邂逅

  与莫邪卿卿一起挖的坑——《学习的后宫》的番外
在这里,所有学科(甚至是喜欢的语言)都变得人模人样,还会有些许小情绪?
不过这个坑已经成坟了所以写个番外祭奠一下吧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 我忘了那是什么季节,什么日子,我唯记得当时的我心情甚是愉悦。为什么?谁知道呢。
  那一天,百般无聊的我在某游览器上逛来逛去,虽是心不在焉,但还是发生了惊鸿一瞥——我看见了他,“Mon affection”,我的挚爱。
  我笑了,却并没有理会。转过身去做其他事情,但我并不知道,那是命运齿轮转动的开始。
  初二下学期段考后……
  “欸?高考可以考其他的外语吗?”
  “是啊,哈哈哈哈我要向日语进发!”
  听到了同学们的谈话,我也衍生了向其他外语发展的想法,可是……我不知道有什么语言适合我,有什么语言是我所追求的。看着同学们你学日语我学韩语他学俄语的场景,我突然想到了一个词“Mon affection”……
  “吴艾,你打算学什么啊?”一个同学过来问我。
  “呃……法语吧。”
  “什么?”
  “我说,我打算学法语。”
  “法语啊……很难吗?”
  “谁知道呢……”
  但我绝不是那种光说不练的人,只要承诺过,我就一定会做完。
  于是我趁着周末的休息时间,去书城买了一本《法语的基础入门》,在家修炼。
  我查阅了很多法语的资料,这让我更加了解他了。我觉得,他是一个最完美的语言。我对他更加上心,在学校里,在家中,我无不捧着法语书在苦读,希望能够真正懂得这一种语言。尽管我自己曾说过,就算高考不考英语,中考也是会考的。但我还是把我曾经最擅长的英语放在了一旁,两耳不闻窗外事,一心只读法语书。
  我想……或许这就是兴趣吧……
  或许,这就是喜欢……
  ……
  “Salu,mon affection.”
  什么……?
  “啊,还是说中文吧,这样Joséphine你就能听懂了吧。”
  这个人是谁?他怎么知道我的法文名?
  “睁开眼睛吧,Joséphine,来看看我为你准备的见面礼。”
  我睁开了双眼,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纯白,坐起身,才发现自己竟是坐在了一片花海之中。
  蓝紫色的……幽雅的花。
  “如何?你喜欢吗?”身后传来刚才那个唤醒我的声音,我扭头一看,是一个看起来很阳光的青年,栗子皮色又有点微卷的头发,浅蓝色的眼眸,嘴角微翘,让人感到温暖。
  “恩,很漂亮。”我只能拘谨地回答。
  “这是鸢尾花,是我们法国的国花。它代表着高雅尊贵,我觉得很适合你。”那个青年笑着说。
     “呃……谢谢。那个,请问阁下是……”我试图询问他的姓名。
     “啊,我是Français,你所热爱的法语。”
  ?????!!!!!
  “不必惊讶,我知道这对你来说或许无法接受,但事实总是很简单,语言,学科,都是可以化作人形的。不过只有被选中的人才能看得见罢了。”
  “被选中的人?”
  “恩,例如你。”
  我有点混乱,虽然我相信世界上也有科学解决不了的事情,但是当自己亲自碰到时,还是有些心惊。我缓缓站起身,看向这一望无际的鸢尾花海,开口道:“这些,都是你变出来的吗?”
  “是哦,在绝对领域里,我可以做任何我想做的事,简单来说,就是‘我的地盘我做主’。”
  “那,你可以把它们都变没吗?”
  “欸?Joséphine不喜欢吗?”青年,不,法语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失落。
  “不不不,我不是这个意思,我很喜欢这些鸢尾花,我,我只是想看一看……”
  “看一看是否真如我所说的那样吗?”青年又笑了起来,他一打响指,花海瞬间消失,只留下一片纯白。我惊讶极了,看向他,他只是笑,握住了我的手,将一串刻有鸢尾花图案的紫蓝色手链的戴在了我的左手上,“这样,就算你接受我的见面礼了。”
  “……”这是我第一次接受一个陌生人(如果他算人的话)的礼物,但没有丝毫畏惧和恐慌,甚是有一些羞怯,因为我认为,这是对女性才有的动作,而手链,也是女性戴的比较多,至少在我印象当中是如此的。可是当我看见他充满希翼的眼神时,我却不好意思回绝他,只得收下了手链……换句话说,它也挺好看的嘛。
  法语见我没有任何回绝之意,高兴极了,他正了正色,伸出手,对我说:“Bonjour ,je suis Français.”(你好,我是法语。)
  我一愣,随即握上他的手,笑着回答:“Bonjour,Moi,c'est Joséphine.”(你好,我是约瑟芬。)
  “Très content de te connaitre.”(很高兴认识你。)
  “Moi de même.”(我也一样。)
  ……
  然而当时的我并不知道,蓝紫色的鸢尾花,同样也代表着暗中仰慕……
  
  

评论

热度(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