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鱼君

一条懒癌晚期的鱼

师叡《伊人》番外•永恒的誓言

 OOC有!OOC有!
在我眼里阿师永远都是有点腹黑又有点冰冷的啊! 
为什么会写成这样我也不知道。
所以如果还能接受的话,
请往下看吧。

    建安二十二年,曹丕打败曹植,被立为魏王世子。甚是高兴,于是在府中设宴,邀司马懿,曹真,吴质等人前来与他一起分享这个好消息。
  房内————
  曹丕跪坐在软垫上,若有所思地看着面前下了一半的棋,突然说道:“仲达好计策,这回,世子之位终于落到了我的手中。”坐于曹丕对面的司马懿笑了笑:“这是臣应做的事,殿下何必感谢臣呢?”说罢,在棋局上落下一子,虽是下的随意,却断了曹丕的后路。
  曹丕看着胜负已定的棋局,无奈的笑了笑:“罢了罢了,仲达,其实我想跟你说一件事。”
  司马懿一边整理棋盘一边问道:“臣就知道,殿下把臣独自留下,绝不是下一盘棋这么简单。殿下想说的是何事呢?”
  “今晚的宴会,我想让你的儿子也来参加。”
  “您是指……”
  “我记得你的长子是在建安十三年出生的,现在应该满九岁了吧。”
  “是,师儿今年九岁了,殿下莫不是想要……”话还没说完,曹丕就用手指轻轻的抵住司马懿的唇,笑了笑:“知我者仲达也。”他站起身来,看向门外“叡儿今年……十三岁了……”他扭过头,对司马懿说:“我希望在我离开后,能有个人永远支持他拼尽全力维护他……”他顿了顿,伸出手,缓缓地抚上司马懿的脸颊,“就像你,对我一样……”
  ……
  “是,殿下。”
  夜晚————
  五官中郎将府中,灯火阑珊,丝竹交鸣,起坐而喧哗者,众宾欢也。而相比之下,后院反倒是寂静了许多,暗淡了许多……
  “啊……迷路了,早知道就不要叫那个侍女姐姐走了。”一个看起来不足十岁的男孩独自一人走在后院的小径上,感受着寂静中渗透的寒冷,不禁开始怀念起前院的繁华了。可自己是第一次来这个地方,谁知道要怎么走出去呢?
  “唉,要是有个人问路就好了……欸?”正抱怨着,突然看见前面的池塘边坐着一个紫衣少年。
  男孩仿佛找到了救命稻草似的飞速跑到了少年身旁,着实把少年吓得不轻。
  “你……你是谁?”紫衣少年惊慌地问道。
  “我是司马师。”男孩有些拘谨地答道。
  “司马师……你是司马懿的什么人?”
  “司马懿正是家父。”
  “……是吗……”
  “那个,哥哥,请问,前院怎么走?呃……我迷路了。”司马师不好意思地低下头。
  “前院……”少年一怔,却又仿佛明白了什么,“是了,他们正在庆祝呢。你父亲估计也在找你……路的话,沿着这条小路一直走,在花园的地方向右转,就到了。”
  司马师听了,高兴极了,他终于可以离开这个安静的有点可怕的地方了,道了声谢谢,便向前院走去,但没走几步,他又转过身来,“哥哥,你不和我一起去吗?看你的穿着,应该也是来参见宴会的吧。”
  少年沉默了一会,缓缓答道:“我觉得,这里挺好的,我,不喜欢那样吵闹的环境……”
  “为什么?”司马师跑了回来,坐在少年的旁边,好奇的问道,“哥哥呆在这多无聊啊,而且哥哥的父亲一定在担心哥哥吧。”
  “我的,父亲吗……”少年的脑海中荡漾出那个人的模样,那个今日的主角……
  “他,想必是不会在意我的吧……除了母亲,想必不会再有人在意我了……”
  “怎么会呢?”司马师站起身,一脸严肃地说道,“不会没有人在意你的,就算没有人,我也会在意你!”
  “……为什么?”
  “因为哥哥看起来很孤独。我,觉得很可怜……”
  “可怜……?呵,你知道我是谁吗?”少年并没有起身,只是抬头看向司马师。
  “唔……不知道。”
  “我是当今魏王世子的长子,曹叡。”
  “你……您,就是曹叡殿下?”司马师似是被吓到了,向后退了一步,眼睛却一眨不眨地盯着曹叡。
  “哼,怎么,你现在是要转身逃离,还是……”
  “殿下,您误会世子了!”司马师突然打断了曹叡的的话,握住他的双肩,激动地说道:“世子其实是很关心殿下的,他,他……”司马师想说什么,却噎在喉处,难以吐出。
  “你想说什么?”曹叡站起身,低头看着欲言又止的司马师。
  “我……我……”男孩的脸憋地通红,却还是没有说出他本想说的话。
  正当曹叡失望地转身想走时,司马师突然从背后抱住了他,颤抖地声线揭露了男孩的紧张:“其实,世子是关心殿下的,我,我,就是世子送给殿下的礼物。”
  什么?!曹叡震惊了,这个矮了他一个头的男孩,是父亲给他的礼物?
  “父亲跟我说,世子想要一个人,能够永远维护殿下,就像父亲,永远都站在世子身边一样。”司马师紧紧地搂住曹叡,继续说道:“父亲说,世子选择了我。”
  一个永远维护我的人……?父亲……
  “所以啊,殿下,世子的心里,是有你的,世子是爱你的。”
  爱……我?
  “而我,也一定会永远陪在殿下身边,永远……这,不仅是遵从世子的命令,也是遵从我的内心。”
  “什……么?内心?”
  “恩,殿下,看起来很孤单,但是,从此以后,我会陪在殿下身边,不会再让殿下如刚才那般,独自一人坐在池塘边了。”
  ……“真的吗?”
  “真的,我发誓。我发誓,一生一世,我只追随殿下,永远,陪着殿下,直到尽头。”
  良久,少年的脸上,出现了罕见的笑容。
  你可遵守誓言啊,阿师……
  

阿师!我对不起你!既然你的设定已经崩了,那就崩的更彻底一点吧!
(良心不安中……)
这里是咸鱼,不喜勿喷谢谢(>﹏<)

评论(2)

热度(1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