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鱼君

一条懒癌晚期的鱼

仲谋心事(反正也想不到什么标题了将就着用吧)

  怎么说呢,这是几年前写文了,可能会有些文笔幼稚(?)咳咳咳虽然觉得比现在的好看多了(bushi)
这是一篇二谋单恋的内心图。恩权瑜应该没错的。暗含策瑜。

        兄长离世已有八年之久,而他,也有八年不像以前那般亲近孤了,我们之间仿佛有一层薄薄的纱,却怎么也掀不开,这层阻隔了我们八年之久的纱,便是君臣……孤的即位,若没有他先行跪下行君臣之礼,恐怕,会尴尬的很吧。可孤却怎么也想不到,这君臣之礼,一行,则行八年……若是今日蜀国不来求援,众人心志不一,他,怕是也不会回来的吧……
       赤壁的大火,如同一只火凤,冲上云霄。然,创造了这一切炽火烽煌的他,却独独留给了孤一个落寞的背影。紧握双拳,孤,可是十分不甘啊……“公瑾!”他似乎听见了孤的呼喊,停下了脚步,却没有回头。心头一紧,从那天起,他,从再也没有回头看过孤一眼,再也没有……内心啊,怨念早已掀起惊涛波浪……沉吟片刻,道:“为何,为何公瑾独独许兄长,不许孤!”或是这句话所包含的意念太多太多,孤可以清楚的看到他微微颤栗的双肩,尽管,他依旧没有回头,“吴侯明知,”口气是如此陌生的冷漠,他终于开口了,“吴侯终究不是他……”“孤也不希望自己是他!至少在你眼里,孤不希望,孤和兄长,是一个人!”像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感,刹那间,积攒了多年的话语倾泻而出,“可是,可是……孤却又希望自己是,这样,公瑾,你或许就会回头看孤一眼了……”如此狼狈不堪,公瑾,这就是你想要的吗……
清冽的风拂过脸颊,却似刀割般疼痛。孤可以清晰地看见他墨发披拂,似神明般的高贵而不可侵犯……然,他最终缓缓离去,果真,什么回眸一笑都是假的啊……公瑾,你何时才会对我展露笑颜……
        孤本以为,孤是吴侯,若他想要,孤定会拼尽全力为他夺得,只要他高兴。可若是孤知晓,那一天他会这样轻易离去,孤断不会答应他征伐益州一案,只因他给了孤一个微笑,那是久违的,兄长还在世时的温暖的微笑。这个微笑,彻底融化了我本被怨恨冰封的心,掀开了那久未露出的柔软……
       是因为你早料到兄长会来接你,所以你才如此高兴吗……可惜,答案,已经不重要了啊……
        公瑾,仲谋现在,可比往日的哥哥还要强大了,你何时,才能回头看仲谋一眼呢?

   “公瑾,这是我弟弟,孙权,字仲谋。”
   “仲谋倒是生得可爱。”
   “仲谋,还不快向你公瑾哥问好?”
   “公瑾哥哥好!”
   “哈哈哈,仲谋倒是比你这个当哥哥的乖巧多了。”
   “说什么呢!你是没有见过他的真面目……”
   “我倒是只见过你的‘真面目’,哈哈哈……”
   “哎哎,公瑾你别光顾着笑,是真的啊!你听我说……”
   原来从一开始,我就是个局外人啊……
   可是,公瑾哥哥,我想你了……

评论

热度(2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