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鱼君

一条懒癌晚期的鱼

师叡《伊人》(六)

        太和元年十月,西域焉耆国国王将自己的儿子选到明帝身边侍奉。
        “你,便是焉耆国的王子?”曹叡躺在贵嫔毛氏的腿上,玩弄着手中的玉佩,问道。
        “是,在下是父王派来服侍陛下的,陛下有什么需要的,请告诉在下,在下必当……”“罢了罢了,”曹叡摆摆手,“你下去吧。需要你时,朕会告知你的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是……”
待那位西域王子离开后,妃子毛氏看着躺在自己腿上的曹叡一直在端详着手上那块玉佩,心下好奇,问道:“陛下这块玉佩,是旁人送与陛下的吗?真漂亮呢。”
        曹叡笑了笑,他仔细端详着手上的玉佩,白玉无瑕,唯一不足的就是有些稍泛淡青,但这恰恰给这块玉佩增添了一种独特的美感。“这玉佩,乃是由昆仑山脚下的羊脂白玉制成。这上面的花纹,乃是朕命宫中最好的雕刻师雕刻而成。”“这么说,陛下是想将这块玉佩赠与别人?”
         “恩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白玉是王侯将相才配拥有的玉,不知是哪位大人得到了陛下的倾心?”毛氏问道。
         “你,不必知道。”曹叡突然坐起身,看向自己貌美的贵嫔毛氏,沉思了一下,问道:“铃兰,朕封你为皇后,你可愿意?”毛氏一愣,随即喜极而泣,连忙跪下谢恩,“臣妾,谢陛下恩泽!”
        太和元年十一月,毛氏被册封为皇后,赐天下男爵子爵各进二级,对孤寡老弱不能维持生计者由官府供给粮食。
        “凭什么!明明我才是陛下的元配,为何那个毛氏可以越过我直接被立为皇后!”虞氏忿忿不平道。虞氏是曹叡身为平原王时的王妃。可当曹叡即位后,她却被废黜了。原本就有怨言的虞氏在听见毛氏被立为皇后这个消息后,就更加愤怒了。正当虞氏怒火中烧时,曹叡的祖母太皇太后卞氏来了。原来是卞氏得知了这一消息后,特来劝慰虞氏,可卞氏还没有开口,怒火攻心的虞氏就指着卞太皇太后说:“曹家的人就是喜欢立地位低贱的人做皇后,从来就没有以德义为重立过什么人。然而皇后职掌宫内事物,君皇听问宫外大政,这两者本是相辅相成的。假如真不能善始,那也就不可能会有善终。恐怕大魏的亡数到了!”
        卞太皇太后听了,十分不快,待册封仪式结束后,便将这番话告诉了曹叡。曹叡听了,冷笑道:“如此妇人,根本不配得到朕的宠爱。”遂将虞氏打入冷宫。“他不是说我曹家喜欢立地位低贱的人做皇后吗?”在虞氏的哭声中,曹叡目光阴冷,吓得一旁的小宦官都感觉浑身哆嗦,“好啊,来人,传朕诏令封毛皇后的父亲毛嘉为骑都尉,弟弟毛曾为郎中!”“是!”
        于是,因为一个女子的言论,原本只是个造车工匠的毛嘉,突然间暴富暴贵起来……
        夜间——
        昏暗的烛光中,刚刚立后的年轻帝王独自坐在冰凉的地上,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桌上的那块白色的玉佩,在烛光的照耀下,玉佩上的花纹仿佛如水波涌动,纯洁的醉人。曹叡的手缓缓抚过玉佩上刻的一个字,轻轻地,比对待爱妃还要温柔地抚摸着。那个字,代表了这块玉佩将来的主人……
        起风了……
        待烛火熄灭时,年轻的帝王早已熟睡,而他手中紧握着的,是那块玉佩,透过淡淡的月光可以看见,玉佩上雕刻的,是一个隶书的“师”字……

        求之不得,寤寐思服。悠哉悠哉,辗转反侧……

关于“元配”这个词我表示并没有打错字,因为“元”是开端,是第一个的意思。所以在这里它的意思是第一个配偶。
以及说了你们可能不信,曹叡的后宫人数共达数万。当然,在我心里他的心是给阿师的啦。话说咱家小叡叡什么时候把定情信物给阿师比较好呢……果然还是要家长走了之后才好下手吧 (*/ω\*)咳咳咳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发现隐藏cp,总之我相信只要是心腐看谁都是基(划掉

评论

热度(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