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鱼君

一条懒癌晚期的鱼

师叡《伊人》(五)

  大概也许可能有昭师吧……设定还是很崩坏呀好像……

         傍晚——
  “叩叩叩”一阵敲门声响起,司马师刚巧沐浴完,头发还没擦干,便披上一件袍子去开门。
  “昭?”司马师诧异,门前的竟是自己的胞弟,司马昭。
  “兄长,方便聊聊吗?”
  “……好。”
  于是,在司马府的碧池边,两兄弟开始畅谈人生。(划掉)
  “兄长,我想问一个问题,兄长能否如实回答?”司马昭看向自己的兄长,一头墨发未干,紧贴着洁白的脸颊,偶有水珠滴落,在月光的照耀下,显得更加唯美。
  “哦?什么问题?”司马师笑道。
  “兄长今日的香,究竟是何人所熏?”司马昭一脸严肃的问道。司马师一愣,随即叹了口气,“为何连你也如此在意这香?
  “因为我知道这不是普通的熏香。”
  司马师心下一凛,问道:“如何得知?”
  司马昭牵起司马师的手,放到鼻子边,细细地闻了以下,便将手还给司马师,说道:“兄长尚可自己闻一闻,什么样的熏香才会如此难以清洗掉,一天的时间过去了,此香不仅没有散去,反而还浸入了兄长的身体之中?”闻言,司马师闻了闻自己的手,果真如司马昭所说,手上还是沾染着香味。
  “这种香,普通的大臣都是很难拥有的。”
  “所以……”
  “所以,这香,来自皇族。”司马师一怔,脑海中浮现的,是那双勾人的眸子……看着自家的兄长出了神,司马昭心下更是担心,“兄长平日聪慧敏锐,怎会连这么明显的问题都没发现?是什么,阻挠了兄长的思想?”
  听着司马昭一连串的推理,司马师很是欣慰。他以前便认为,他的胞弟,虽然看起来很随性,但确是心如明镜,万事皆知。可这一次,司马昭发现的,是个不能说的秘密。
  “对不起,昭,我不能告诉你。”他不能说,更不敢说。若是他说出了当今陛下竟着女子的服饰……算了,想想就觉得丢脸。而且他若说出口,陛下岂会饶他?
  “兄长……”司马昭神色复杂的看着自家的兄长,“兄长是嫌昭无用么?昭一定会派上用场的,兄长,请……”“够了!”司马师打断了司马昭的话,双手搭在司马昭的肩上,轻声道:“我不是看不起你,相反,我觉得你是个值得托付的人。但是,熏香的事情,我不能跟你说,无论你如何逼迫,我都不会告诉你。”
  司马昭不知道,自己的兄长竟会固执到如此地步,他自是不好再逼下去,只好移开话题:“兄长,我还想问一个问题,这个问题,在四年前我问过一次,可兄长避开了。今日,我想再问一次,请兄长如实回答。”
  司马师不明所以,“问吧。”
  “兄长,对嫂子,是否有真情?”
  “!”当听到这一句话的一瞬间,司马师仿佛又回到了四年前的那一天,他要迎娶夏侯徽做自己的妻子,而司马昭,也问了他这一个问题,他没有回答。如今,答案,终究是要说出来了吗……
  “我……会待她好……”“可这并不代表你爱她。兄长,我可以感受到,你对嫂子,有一丝若隐若现的疏离。”
  “……昭,我是长子,这个家的未来,是要靠我背负的。我必须找到一个强大的世家,作为我司马家的援助。”
  “而夏侯家,不失为一个良好的选择。”司马昭笑了,发自内心地笑了,“我知道兄长的答案了。”
  而掩藏在黑夜中的屋檐之上,一个黑影离去。
  ……
  皇帝寝宫中——
  门前的影卫在报告完所听所见之后,立刻消失的无影无踪,而榻上,独自饮酒的曹叡听了影卫的报告,笑道:“呵,不愧是我看中的人呐……阿师……”
  
  
  

评论(2)

热度(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