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鱼君

一条懒癌晚期的鱼

师叡《伊人》(一)

        黄初七年五月十六日,文帝曹丕病危,诏平原王曹叡进嘉福殿,册封其为太子。次日,文帝崩,太子曹叡即位。诏公大赦天下。尊皇太后为太皇太后,文帝郭皇后为皇太后,朝中公卿群臣进爵加俸各有等级。六月十四日,追逝生母甄夫人为文昭皇后。
        同年十二月,东吴将军诸葛瑾、张霸进犯襄阳。抚军大将军司马懿指挥魏军大破吴军,斩吴将张霸。班师回城后,朝廷升其为骠骑大将军。
        “臣,谢陛下恩典!”接过诏书,司马懿恭敬地站在堂下,等待着当今天子地发话。果不其然,沉默了一会儿,曹叡便开口了:“爱卿呐,能有你这样的人辅佐朕,真是朕之大幸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臣不敢,”司马懿拱手说道,“臣不过是尽臣之所能,行臣之职分罢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似乎是因为无人在其左右的原因,曹叡慵懒地靠在椅背上,一手撑着头,倒是显现出一副雍容华贵的气派。“司马爱卿,是从皇爷爷那一代开始追随我大魏的?”
        “是,现在想来,倒是有十多年了……”司马懿答到。
“犹记得,父皇对爱卿甚是器重。每次教导我,他都会说要让我向爱卿多学习学习。”曹叡笑着说道。
        “啊,臣甚是拙劣,怎敢让陛下学习。但先帝……当真是一位明君。”司马懿垂下了眼帘,似乎陷入了回忆,而那双深沉的眸子中,隐约可以看见一个意气风发的身影……
        “爱卿?爱卿?”曹叡连连叫了几声,司马懿方才反应过来,意识到这可不是出神的地方,暗道一声“失策”,连忙跪下请罪,“臣失礼了,请陛下恕罪。”“无事,无事,爱卿快请起,朕还想问问令公子的近况呢~”“陛下是说,师儿?”“恩,朕想着司马爱卿如此优秀,文韬武略,想必令公子的才艺也绝对不会差吧……爱卿?”
        “臣……犬子拙劣,不过是只会照本宣科罢了,怎配得上陛下如此关心?”司马懿小心翼翼地答到,内心却飞速运转:陛下究竟想干什么,为何忽然关心起师儿来?师儿从未见过陛下,也不可能会得罪陛下、皇室成员甚至是朝中重臣。莫不是因为他与夏侯家的人走的太近?不,绝对不是因为这个,那到底是什么原因?啧,曹丕,你的儿子,可是比你还要难猜啊……但,司马懿就是司马懿,即使内心心如乱麻思绪万千,也绝不会透露些许——面不改色。
“司马爱卿何必谦虚?”曹叡眯着眼睛,笑着说道,“世人皆知司马家大公子聪慧过人,才思敏捷,将来必定是大器之才。”起身,看了看窗外,对司马懿说道:“天色不早,爱卿还是先回家吧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是,臣告退。”司马懿行了礼,转身离去。曹叡望着司马懿离去的背影,眸色深沉,让人琢磨不透。“哼,”曹叡突然笑了起来,转身回到里室,而榻上摆放着的,竟是一件堇色的罗裙。
“今日何夕兮,骞舟中流。今日何夕兮,得与王子同舟。蒙羞被好兮,不訾垢耻。心几烦而不绝系,得知王子。山有木兮木有枝,心悦君兮君不知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“心悦君兮……君不知……”

评论

热度(7)